<menu id="eg0yw"></menu>
  • <menu id="eg0yw"><strong id="eg0yw"></strong></menu>
  • 大玩家斗地主

     
    訪問統計

    在線人數:375

    累計訪問計數:14900609

    聯系方式
    電話:0791-86510069
          0791-86224277
    傳真:0791-86289448
    友情鏈接
    2019全球工業智能峰會 | 長三角制造業“抱團”,企業智能化路徑各異
      日期:2019-09-04  來源:工控網

    8月30日,2019全球工業智能峰會在上海舉行,本次峰會由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組委會主辦,上海市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江蘇省工業和信息化廳、浙江省經濟和信息化廳、安徽省經濟和信息化廳、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AII)、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上海投資促進中心、日本工業價值鏈促進會等聯合承辦。

    2019全球工業智能峰會 | 長三角制造業“抱團”,企業智能化路徑各異

    作為本次峰會的重頭戲,上海、江蘇、浙江和安徽“三省一市”宣布在工業智能領域展開合作。當日下午,峰會召開“長三角工業互聯網高峰論壇暨工業造就者之旅”分論壇,來自四地的企業各自分享了建立智能工業的經驗。作為傳統制造業的代表,他們進入智能制造的路徑各不相同,也能帶來更多有關智能制造落地的思考。

    浙江|中控科技集團:緊隨客戶需求,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

    中控集團創始于1993年,是做流程工業自動化起家,主要服務于石化和化工等行業。所以,中控集團的工業互聯網思路脫胎于流程工業的自動化,是伴隨著工業3.0到4.0亦步亦趨的發展路徑。

    在工業3.0的階段,工業的自動化已經得到進一步的提高,主要體現在生產過程中實現信息化。但是,當生產安全、綠色環保和節能降耗的紅線越來越嚴,自動化已經較高的流程工業無法再充分滿足企業的需要,智能化就成為了自動化的進階版本。

    原有的信息化系統不僅要解決生產過程的可視化,還要了解所有的生產環節,分析設備故障的各種場景,也包括人工決策所產生的二次數據。這些都成為了信息化之后需要解決的問題。

    比如石化壓縮機組運行過程中,如果壓縮機旋轉速度太快就會出現喘振,一旦到達喘振線,就會出現安全事故。僅僅依靠出現故障后的緊急停車或是減緩轉速,則會導致能耗過高,影響生產的效益。此時,更智能的工業互聯網就能通過建立工業模型,實現對機組的優化控制,達到能耗最低,效率最高。

    所以對于自動化企業來說,發展智能化的工業互聯網是對自動化業務的完善和延續,目的是滿足客戶的進一步需求。因此這些自動化企業并不在意自己提供的解決方案是人工智能還是工業互聯網,只在意新的解決方案能否能為客戶降本增效。

    中控集團創始人禇健表示,如果僅僅把所有設備連接起來,那在十幾年前通過自動化就能夠完成了。智能工廠的關鍵是需要一個統一的信息平臺,上面可以運行各種工業軟件去實現各種功能。

    目前中控集團推出的supOS就是一個工業互聯網的底層平臺/社區,將已有的生產管理系統納入的同時,也將納入各種各樣的工業APP去適應不同行業需求。

    安徽|合力股份:產品智能化需求擴展企業業務

    來自安徽的合力股份主營業務為叉車。目前的國內叉車的年產量有30萬輛,大約是汽車年產銷量的1%。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的工業車輛市場在2009年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在叉車行業中,豐田的工業車輛排名第一,營收達百億美元。國內的合力和杭州叉車占據國產的頭兩位。

    工業車輛生產是典型的離散制造業,叉車產品的生產過程通常被分解成很多加工任務來完成,需要滿足多品種和小批量的制造需求。而國產的叉車產品在高端場景和可靠性上相比發達國家的產品仍有差距。

    除了產品差距之外,工業車輛的環保要求雖較汽車滯后,但標準仍然處在不斷收緊的過程中。近幾年,原本占80%的內燃機搬運車輛市占率逐漸下滑,電動車輛占據了40%的市場。目前電動車輛又開始從鉛酸電池向鋰電池發展。

    合力發展的路徑依然是從自動化到智能化。從2009年開始,合力導入豐田的精益生產,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但合力股份董事長張德進表示,對中小企業來說,工作作業標準化的成本很難承擔,標準作業的執行到位率非常低,管理上的差距也非常大。

    在智能化時代,合力主要面對的挑戰是來自于產品需求的變化。因為合力的叉車產品服務于工業場景,隨著工業智能化的推進,對智能車輛的需求越來越高。尤其是工業場景更為簡單,因此無人駕駛、無人化作業更容易在工業車輛上實現。

    目前,合力所生產的工業車輛,就需要能向用戶提供設備運行參數和管理參數,讓用戶能夠及時獲取到安全、油耗、電池、成本等管理信息。

    在實現數據可視化后,合力還能提供數據分析,讓用戶獲得實際的價值。在較為理想的情況下,可以節省20%-30%的運營成本。

    合力的智能化路徑,是基于用戶對產品需求的轉變。合力也逐漸由純粹的硬件制造商,轉為能提供產品運行數據和分析服務的提供商。

    上海|上飛裝備:主動引入人才實現智能制造

    上海飛機制造廠于1989年成立工具經營部,并在2004年開始創建上飛飛機裝備制造有限公司。經過十幾年的發展,上飛裝備由單一模具的零件加工,發展為集飛機零件、飛機部件、智能制造產線及工藝裝備設計、制造為一體的航空企業。

    長期以來,雖然飛機的設計實現了數字化,但是制造卻還沒有完全實現數字化。2016年初,上飛裝備董事長劉漢濤去成飛交流,才第一次面對面地從主機廠領導中聽到“無人工廠”的概念。

    回到上飛裝備,劉漢濤開始領導團隊進行數字化改造。恰巧他有一位在歐洲從事自動化制造多年的朋友回國發展,他吸收了很多先進的工藝理念,對上飛制造探索智能制造幫助很大。在團隊的努力下,上飛裝備花了8個月的時間,完成了智能制造一期產線的立項、試運行和投產。

    此外,上飛裝備還在研制數字化裝配線,已經實現自動鉆孔、自動鉚接、自動定位和自動檢測等功能。近期又引入20人的團隊,深耕數字化裝配領域。未來,上飛裝備將在臨港培育一支專業化供應商隊伍,還將為其他商飛供應商提供交貨、售后和維保服務。

    對于上飛裝備來說,智能制造是徹底的舶來品——“無人工廠”的概念來自友商、一期產線來自于歐洲經驗、數字化裝配線依靠新的團隊。上飛裝備的主動智能化,也為其他中國制造企業提供了范例。

    制造企業自主賦能的前景如何?

    除了中控科技、合力股份和上飛裝備,正泰集團和中微半導體分別從光伏產業和微器件工業提供了制造智能化發展的案例參考。對于傳統制造企業來說,智能制造的需求來源是多元化的,可能是客戶需求和產品需求的改變,也可能純粹是主動提升的過程。

    但是就賦能過程本身來說,大型的制造企業更愿意通過自己的轉型需求摸索出自己的系統和解決方案,也相應地拓展了自己的業務。這種自我賦能既是因為他們有足夠強烈的需求,也是因為他們有足夠強大的資金實力。

    至于他們的系統能否進一步賦能到外部企業,一方面會有同行業競爭的考量,另一方面也有跨行業適應的困難。在工業互聯網賦能的賽道上,不管是傳統工業企業、企業管理軟件商還是初創型企業,都各有優勢和短處,至于哪一類背景的企業能夠從賽道中勝出,還有待時間和市場的檢驗。



    查看網絡原文>>
    > 工業信息公共服務平臺   > 標準服務網   > 知識產權咨詢服務平臺   > 科技成果轉化服務平臺   > 特色產業基地協同服務平臺   > 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
    版權所有:江西省機械工業情報所 江西省機械行業生產力促進中心 江西省工業和信息化發展研究中心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丁公路125號 郵編:330002 贛ICP備09005958號
    電話:0791-86510069/86220372 傳真:0791-86289448 QQ:243886303
    舊版信息網網址:old2015.jxmech.com

    在線人數:375

    當日訪問計數:3995

    累計訪問計數:14900609

    大玩家斗地主